欢迎来到CELVE,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与再利用信息网
新能源/动力电池

经济日报:标本兼治提升汽车供应链韧性

发布时间:2022-07-09   来源:经济日报   点击数:36372次

经济日报:标本兼治提升汽车供应链韧性

1657504408125566.jpg

近日,山东省滨州市惠民县的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抢时间、赶订单,产品远销东南亚、欧美等国家和地区。

稳定供应链是汽车产业健康发展的基础。今年3月份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多点散发,叠加原材料价格上涨、芯片供应紧张等多重因素影响,对我国汽车工业经济运行造成严重冲击。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甚至抛出了“停产论”。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我国汽车供应链恢复得如何?还面临哪些挑战?我们该如何应对?

供应链重要性日益凸显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我国汽车产业链供应链已经畅通稳定,整车生产全面恢复。”在日前举行的2022中国汽车供应链大会暨首届中国新能源智能网联汽车生态大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一司汽车管理处处长吴锋如是说。根据对机动车出厂合格证的统计,6月1日至26日,15家重点汽车企业集团产量累计达168.4万辆,同比增长15.9%,较5月份同期增长48.3%。与此同时,国家层面也陆续出台稳定汽车消费、支持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效果正在显现。

虽然我国汽车供应链已恢复常态,汽车产业触底反弹的动能在集聚,但吴锋指出,当前我国的汽车产业链短板、弱项依然存在,上下游的供需信息也不够通畅,部分企业供应链管理水平还有待提升。

“汽车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产业链长、涉及面广、带动性强、国际化程度高,某个地区的相关企业出现供给不足,甚至暂时停产,都会对产业链安全稳定带来较大挑战。”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副司长郭守刚表示,环环相扣的长链条,无形中增加了潜在风险。

供应链是造车的技术体系支撑和整车企业经营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汽车行业和相关产业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由于“链”的存在,蝴蝶效应更加明显,小风险也很容易通过逐级传导不断放大。事实上,自2020年年初开始,从新冠肺炎疫情、芯片紧张、原材料价格上涨到俄乌冲突,全球汽车供应链屡受冲击,进而深刻影响产业链。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份,全球因缺芯导致的新车减产量已达172万辆。如果加上2021年减产的1050万辆,全球因缺芯导致的新车减产量已经超过了1200万辆,且规模仍在持续扩大。

“中国汽车供应链已经深度融入全球化体系,在本土形成区域布局和专业分工,全行业具有强相关性,牵一发而动全身。”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付炳锋表示,近来供应链上的一些“断点”“堵点”“卡点”等频现,包括“芯片错配”、物流受阻、人流受限以及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带来的上下游收益平衡被打破,值得深刻反思。

产业重构孕育新变化

汽车供应链本就冗长庞大,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又扩展了其原有范畴,更多参与方进入这一领域的同时,也让复杂性成倍叠加。

“在过去传统研发的时代,整车企业基本上只关注一级供应商,对于上游产业的技术情况、供应链的情况掌握甚少,尤其是对芯片的掌握更是微乎其微,两大工业领域的体系互不跨界。”但付炳锋表示,今天只有汽车和集成电路两大产业需要深度融合,才能共同支撑未来低碳智能时代汽车供应链发展新的需求。

随着新能源、智能网联汽车的快速发展,产业重构也给供应链带来了新变化。“当前汽车行业正在引领工业经济走向智能化和数字经济时代,需要汽车供应链向产业新生态快速延伸,是新的增长极,将形成巨大市场,但也离不开全球新技术、新材料的支持。”付炳锋表示,这就要求汽车产业既要坚持自主创新,加强核心技术自主研发和关键资源自主掌控,同时也要坚持更高水平的开放,广泛拥抱全球优秀的创新资源和创新企业。

“汽车产业的重构就是汽车‘新四化’,核心是生产要素将从硬件向软件转化,未来数据将是新的最大的生产要素。”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说,“未来的汽车既要有硬件,还要有软件。只有硬件和软件加在一起,整个汽车产业才能变得与此前完全不同,成为具有生命力、能够自我进化的产业。”

当然,这并不代表硬件不重要,硬件是必要条件,软件才是充分条件。“零部件的概念已经不准确了,应该称之为供应链,这其中有传统硬件,有新硬件,还有软件,也包括内容、服务等,否则汽车产业生态是做不起来的。”赵福全指出,“我们对于传统供应链的管理模式,强调效率、速度、供货、物流等,这些理论逐渐暴露出一些问题,需要创新突破。换言之,我们要彻底改变原先只追求效率和成本的供应链管控模式,未来安全必须成为供应链的核心要素。”

保障供应链通畅稳定

“去年缺芯,今年很有可能既缺芯、又少电,明年或许还会有新的情况。因此,未来供应链问题仍将是整个汽车产业面临的巨大挑战。”怎么办?赵福全认为,一定要标本兼治,“短期内解决‘保供’问题,长期来看要加快打造软硬融合、强韧性、高安全,同时又兼顾效率和成本等指标的供应链,这应该是国家和企业当前最大的战略之一”。

赵福全说,企业绝不能只盯着眼前的“保供”,觉得建设供应链是国家该操心的事,和自己无关,特别要摒弃那种“车到山前必有路”的错误想法,努力实现供应链体系的长治久安。在他看来,整车和供应链企业之间进行简单的买卖还不够,和关键供应商一定要深度绑定,一定要联合开发、数据共享。整车和供应链企业需要“对赌”,没有这种精神就没有办法建立真正意义上的战略互信,离开了信任,签什么合同都没有用。此外,高风险零部件在关键市场应进行多点多地的组合布局,同一个产品应在不同的地方设立不同的工厂,或者在不同的地方使用不同的供应商。同时,零库存管理模式必须适度,要构建储备库存,并减少供应层级。

“简单的订单式管理,被动应急不再适用,一定要建立敏捷的供应链。”赵福全表示,“核心是整车企业对于供应链的管控,要建立在对供应链科学预测的基础上,把内部资源产供销研打通,这就需要实施数字化转型;在此基础上还要和外部成为一体,充分使用内外部资源。同时,我们还要重新构建供应链管理理论。原来的供应链理论,包括成本、效率、质量、物流、仓储等要素依然重要,但是必须增加新的要素,围绕国际形势、区域市场、产业重构、科技生态和产品迭代等,放在一起综合考虑。”

国家主管部门也要采取多种措施保障供应链通畅稳定运行。郭守刚指出,工信部将坚持供需两侧发力的思路,继续锚定“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发展大势,兼顾效率安全,不断增强产业链供应链的韧性,推动新兴产业生态的构建,努力推动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

一是加快补齐产业链短板。持续加强行业运行情况监测,及时发现供应链、产业链的问题,加强汽车芯片保供和动力电池原材料稳价,全力保障供应链畅通和稳定。

二是提高供应链管理水平。工信部将持续用好汽车产业链供应链畅通协调平台、数字工信运行监测平台,加快汽车行业大数据平台建设。积极推进建设,发挥大数据在经济运行监测中的积极作用,在强化产业链供应链动态监测的同时,积极推动实现部门相关数据的共享共用,夯实行业管理的数据基础。组织制定汽车产业链全景图、汽车芯片产品图谱,摸底掌握国内相应技术和应用的发展动态,支撑推广应用、技术攻关、产能提升等工作开展。

三是做好前瞻布局,积极推动构建智能化的新型生态。聚焦充换电设施、新一代电池技术和材料、基础操作系统及应用软件等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的关键技术,鼓励企业加大研发创新力度。

(来源:经济日报 原文题目:经济日报:标本兼治提升汽车供应链韧性)

1
分享到: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CELVE,报废汽车产链专业服务平台"的所有作品,均为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与再利用信息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和个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CELVE,报废汽车产链专业服务平台”。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 XxXx (CELVE,报废汽车产链专业服务平台)”的文字、图片,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扫一扫,加关注
我要报废汽车,已有 2055 人填写了报废需求